<samp id="icic6"></samp>
<samp id="icic6"><noscript id="icic6"></noscript></samp>
<menu id="icic6"></menu>
<acronym id="icic6"><wbr id="icic6"></wbr></acronym><menu id="icic6"><wbr id="icic6"></wbr></menu>
位置: 創業第一步網 >> 創業指南 >> 創業故事 >> 創業教訓 >> 正文

一畝田鄧錦宏:風波之后重新回歸,還能再創輝煌嗎?

更新時間:2017-7-25  作者:新浪/中國企業家 文章來源:創業第一步網 
文章導讀:過去兩年,一畝田似乎人間蒸發了一樣,沒有人知道一畝田到底怎么樣了,甚至一度有人懷疑是否一畝田已經倒閉,直到最近出現了一畝田新一輪融資的新聞。

  “那都是痛啊,不過都過去啦。”鄧錦宏低著頭,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作為一畝田公司的創始人,鄧錦宏在最近選擇了低調行事。對于過去,他似乎不太愿意多說。雖然那場風波已經過去近2年時間,但那仍像是一個尚未消失的疤痕,在他身上隱隱作痛。

  一畝田成立于2011年,最早是農業信息撮合平臺,在2014年7月公司獲得了B輪融資后開始轉型做農業交易平臺,試圖打造O2O平臺閉環,實現線上線下的打通。

一畝田融資情況數據表

  為了培養用戶線上支付習慣并獲得GMV的增長,公司采取了較為激進的方法,進行補貼和團隊擴張,“那時的一畝田是以指數級速度增長,日交易額從幾千萬很快就突破了3億,人員也從200人擴張到3000人。”一位熟悉一畝田的人士回憶稱。

  這種膨脹最終因2015年的那場輿論風波和裁員風波而慢了下來。

  過去兩年,一畝田似乎人間蒸發了一樣,沒有人知道一畝田到底怎么樣了,甚至一度有人懷疑是否一畝田已經倒閉,直到最近出現了一畝田新一輪融資的新聞。

  2016年11月,一畝田獲得了C輪融資,由易貿領投,云鋒基金、真格基金、紅杉中國跟投,據相關媒體報道估值近6000萬美元。

  一畝田又重新回歸,它要講的是一個從1到0,再從0到1的故事。

一畝田重新回歸,它要講的是一個從1到0,再從0到1的故事。

  膨脹

  位于中關村東升科技園的B-6號樓是一畝田成立以來的第四個辦公室了。“現在大概就200多人,跟我們過去比的確少了很多。”鄧錦宏環顧四周介紹道。

  之前公司搬過三次家,最早成立時是在朝陽區鑫兆佳園,那時候公司僅三個人——鄧錦宏和兩個技術合伙人。之后公司搬到知春路的錦秋大廈,后來人越來越多,辦公室坐不下了,2015年4、5月份的時候就在致真大廈又租了兩層,去年底公司才搬到了現在這個地方。

  這距離鄧錦宏創業已經過去了6年。

  鄧錦宏2006年畢業后在百度產品部工作,負責百度貼吧業務,2009年離職出來做過B2C模式的服裝電商,不過1年之后就倒閉了。他又重新回到了百度,負責市場方面業務。

  一畝田創始合伙人劉敏回憶,鄧錦宏當時跟他說,自己之前在產品部是不知道如何花錢的,所以出來創業之后對錢、經營沒有概念。第一次創業失敗后回到百度,鄧錦宏說要做離錢近的工作。

  在 積累了一定經驗后,恰巧百度市場部當時希望做一些公益類項目,鄧錦宏提出了兩個方案,其中一個就是農業信息化[創業網:www.gjtvk.com/],主要就是召集志愿者在網上普及各個縣、村莊 的信息。在此過程中,鄧錦宏發現農村市場的發展潛力很大,于是2011年便辭職出來創辦了一畝田,希望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讓人們找到每一畝田上的農產 品。

  2013 年年底,智能手機開始在農村普及,一畝田做了手機web網站,鄧錦宏發現web端用戶流量很快就占到了總流量的30%以上,他意識到移動互聯網可能對農村 用戶帶來的改變。2014年5月,鄧錦宏推出了一畝田第一代APP。與此同時,他也在嘗試把線下交易搬到一畝田的平臺上。

  由于一畝田做的農業電商平臺是雙邊市場,需要一手托買家一手托賣家,因此如何形成一定用戶規模就成了最為關鍵的事。

  鄧錦宏印象比較深的一件事是,剛開始做APP推廣時,他去到新發地批發市場,給一個批發商推薦一畝田APP,告訴他可以在一畝田尋找更多供應商。但是該批發商瞅了一眼,看到其采購的品種在該平臺只有10個供應商之后,掏出自己手機,打開通訊錄給鄧錦宏看,他的通訊錄中有200條供應商的聯系方式。

  這樣的情景鄧錦宏的同事也經常遇到,鄧當時覺得應該冷市場,熱啟動。

  2014 年7月,一畝田剛剛完成了B輪融資,融資額為2000萬美元,新天域資本領投,紅杉資本等跟投。手拿著充足的現金,一畝田開始了后來被人廣為知曉的補貼推 廣。當時公司總共近50人,地推人員大概有80%,其主要工作有兩個,推廣APP,同時完成每個月的交易額指標。

  為了能夠讓買賣兩端的用戶有意愿使用線上平臺進行支付,一畝田采取了在互聯網O2O領域較為常見的推廣方式——補貼。

  2014年,以出行領域的滴滴和快的兩家為代表的公司正是補貼燒錢最厲害的時候,上門美甲、1元洗車、O2O洗衣,都在資本的助力下在市場撒下了大把鈔票。

  2015年下半年開始的資本寒冬證明,大多數創業公司只是熱錢膨脹下的非理性投資,很多時候這種投資并沒有如預期為公司帶來收入,而是變成了賬上的沉沒成本。

  對于從事以B2B為主的農村電商來說,這種補貼則顯得尤為沉重。

  根據當時相關媒體報道,一畝田剛開始給交易雙方的返利為2‰,且上不封頂。比如一筆10萬元的交易,交易雙方可分別獲得200元的補貼。對于大宗商品交易的公司來說,這意味著一筆不小的投入。

  借助這種推廣方式,一畝田平臺的交易額從9月份平均每天50萬迅速飆升至了每天3.5億。“我們現在覆蓋中國35個網點,交易額增速兩千多倍,我們的員工也增長到了3000多人,活躍用戶200萬,解決滯銷60次。”2015年7月,在極客公園的論壇上,作為演講嘉賓的鄧錦宏說道,對于這樣的成績,他頗為滿意。

  陶醉于GMV的快速增長之中,鄧錦宏并沒有察覺這些數字背后一些事情正在失控。

  一位業內同行回憶起那個時候的一畝田,“在2015年3、4月份,我們在外面碰到他們的工作人員,在聊天的時候他們宣稱要一天做到幾億的交易,當時覺得它們的步伐擴張得有點急了。”

  由于這種擴張慣性,補貼金額一下成了一畝田最沉重的負擔。即使后來公司補貼政策有調整,包括單邊賣方補貼,和最高每日限額200元,但是燒錢速度仍然很快。

  鄧錦宏表示,如果有機會再來一遍,還是會采用補貼的方式,他認為這是精準營銷的一種方式。“只不過那個時候太冒進、太沖動、太激進了,不應該擴的那么快。”他有些激動地說道。

  與此同時,3000名員工如何管理,地推人員如何監控,在當時的一畝田公司內部并沒有被充分討論。實際上,在2015年6月之前,對于人員擴張、拓展金融部等新業務線的重要決策,主要依賴于鄧錦宏一個人。

  那時候的鄧錦宏是野心勃勃的創業者,對于一畝田未來的方向有很多想法,也有些性急。

  一畝田合伙人、研究院院長高海燕將那時的一畝田形容為“急行軍”。“公司當時資源很多,方向感又特別強,一直在疾行,并沒有好好停下來思考。”

  一 畝田B+輪投資方、昆侖萬維董事長周亞輝曾在其投資筆記中提到,2015年7月的時候,他曾提醒鄧錦宏和當時的CFO姚寧趕緊完成C輪融資。那時候確定的 領投方是GIC和云鋒基金,給出的估值是投前8億美元,融資2億美元,但當時公司覺得估值便宜了,一直沒有確定下來。姚寧跟周亞輝說,不著急,后面有好幾 家VC機構頂著呢,不怕做不掉。

  由 于整個資本市場環境利好,2014年和2015年上半年,VC、PE的投資熱情空前,創業公司估值之高也是前所未有的。同時互聯網農業也開始起步,那一 年,美菜、云農場相繼成立并分別獲得了真格基金、聯想集團等投資,同時淘寶也加入戰局,成立了千縣萬村計劃,號稱投資100億元進軍農業電商領域。而較早 成立的一畝田,也在VC機構追逐的公司之列。

  最終觸發一畝田慢下來的外力來自一篇媒體報道。2015年7月29日,一篇名為《疑云重重的一畝田》的文章爆出一畝田公司數據作假,一畝田一時間被推到了風口浪尖,開始重新審視自身。

[1] [2] 下一頁

  微信搜索公眾號[cyw993],關注[創魚網],了解更多創業信息!

  一畝田鄧錦宏:風波之后重新回歸,還能再創輝煌嗎?
  網址: http://www.gjtvk.com/Article/Article_43072.html

相關推薦:
熱門圖文:
(關注:)
天津11选5现场